我在地下六英尺

安稳长情

1.
少年百无聊赖的撑着脑袋,明明心思早已经游离开来 却偏要装出一副正经的模样。
趁着记笔记的时间,匆匆在课本上勾描几笔,总觉不像,又一遍遍划掉

那人分明就在后方,微微侧过头,与后桌窃窃私语的角度就够借着余光记录
或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或是靠着数学题强打起精神。谁叫是古板的班头在上课。本来就偏科的成绩该怎么办哦,少年无不担心的想

2.
并不是开始就注意她的,毕竟班里也不是只有几个好看的女孩子。而相对安静的她,自然是那些活泼的美少女更受欢迎了

后来两人去了同个社团,也许是更为陌生的环境下 本就有交接的人更容易相熟吧。与她不同的,她在这儿要更如鱼得水些
后来还是各个场合下的偶遇之类,巧合到她自己都有些不信。自然而然的 两人要好了起来,女生间的友谊就是那么奇怪吧

她开始了解到她更多的另一面,开怀大笑的、紧皱眉头的、咬唇思索的 … … 她没想过,冷漠的背后她藏住了那么多。

她当然更没想过,自己会蕴生跨过临界线的想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对方占据的面积愈加扩大,直到替换了生活的重心,察觉到不对 她终于明白,这叫喜欢

她亲眼看着这念头萌发,又逼迫自己亲手摧毁掉来
她是知道的。她用最骄傲的声调介绍那个女孩子的时候,就该知道的

3.
“我是你爸爸哦”她开玩笑的时候说过
她也正好缺一个理由限制自己

本是想着隔着所谓伦理道德,自己的这份‘暗恋’终归是会淡下去的
可鬼使神差的她记下这一句‘如果可以更亲近,以父亲的名义’

4.
渐渐的 她的逼迫好像也起了效果。其实也不算,毕竟真航忙起来了想做什么也都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还是难熬的同路
不知不觉就成了跟随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天色在渐渐的暗下来,她去牵她的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对方有更用力的回握。温度沿着手心传递,篑温暖得让她突然很想哭出来

功亏一篑

5.
她变得受欢迎了

她是不高兴的,像是自己珍藏的玩具被其它孩子翻出来。她知道该表现出怎样的情绪,别人看上去也是那这样的
她不能向她表达不悦,她不能自私。 她更不能确定她会因她停下交往

她做了一个梦,她被簇拥在人堆,她伸出手,她也看见了,可她的身边哪有空席

6.
她知道她和那个女孩子之间闹了些矛盾的。明明不能再小 却偏要斤斤计较着,也算的一种特权吧 她想

所以女孩子在出现的时候,她异常惊讶,或者说 五味杂成更好。他转身就跑
插足者的渺小感刺痛着她,可是心里又充斥了莫名的平静,还真是奇怪。
之后还是正常的交往,发情止乎礼的父子情谊。也幸得自己够麻烦,才有机会在女孩子被谈论到的时候逃开

7.
她又妥协了。
面对她的时候她能怎么样呢。后来 她确实是理性了许多,抽丝剥茧的把依赖一点点抛弃,她已经连自己都要相信,两个人相离之后,再无任何关系了
可是…

“陪我买支笔?”用着肯定语气的问句,还是她的风格
偶尔的一点点需求就 前功尽弃

8.
“怕你不还”

这是个雨夜,在她家的楼下。雨帘在面前数尺,寒冷的气息透过来 直抵心房
她反倒是很平静的,也没想去反驳什么,微笑着 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她只是很难过

下巴被勾起 “你生气了?”
有些僵硬的摇了摇头,热血上涌,她赶紧快步离开,忘记了道别

9.
休业式结束了,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送她回家了

“这天这冷啊 ” 她往自己手里呵气
“是啊 ”
“这样就感觉好多了 ” 她鼓足勇气去抱住了她
“我喜欢你 ”细如蚊蝇的声音,但她也知道她听见了

“听我讲完吧好不好 ”

“我也觉得自己挺莫名其妙的 ”
“就 也不是 要你给个什么答案 叭 ”
“就说出来可能会…也没有好过什么 ”
“就是很想表达出来吧啊,你知道吗 ”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明明是个很浪的人,对你的时候偏偏 怂的一批 ”
“我语文也不好,但这份心情,如果能传达到的话就好了 ”
“没有的话也没关系的吧 ”
“因为我已经努力去做过了 不是吗 ”

“那最后,方便再让我抱一下吗 ’’
一个轻盈的吻落下脸颊

“还有啊,我真的还不想和你失去联系呢 ”
“走了… ”

10.
后来… 没有后来
故事,没有继续。或许 也没有开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