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下六英尺

安稳长情

一点点的磨平 消失 悄然无踪

没有人会承认自己 即便是一点点失误

从来只指责 如何又变了模样

才不要把脾气改掉 才不要刻意迎合

若哪天爆炸飞溅 你最没摇头叹息资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