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地下六英尺

安稳长情

咕咕咕

莴苣姑娘张怀瑾至今过着安稳的生活。平淡如水,自由 是唯一的遗憾 。
反正有记忆来便没离过这高塔了,她还能记得来时那个弱小 … … emm好吧,幼时的自己还真是冷漠得紧 。这些年下来,小怀瑾最满意的 还是日益增长的发量了。

楼下的歌声忽的停了。张怀瑾有些不解的探出头去 虽然偶尔有聊过几句 但这确实是她第一次正视这位吟游诗人。
许是童话故事看了不少 她确实有期待过什么王子的到来。只是听过的消息那么多 还是没有一个出现过,反而来了个她

小诗人不知怎么闯入了这片巫女的禁地 没想一下遇上如此绝代佳人。“这样张脸不上个保险真是可惜” 脑袋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突然的心动令她慌乱 写过一路的情啊爱 黄恩茹第一次真实的信了 一见钟情的存在

笑得傻乎乎的 有点可爱。想着 张怀瑾又坐回到自己床头。不知不觉 已经习惯了这个人的存在。
“我叫黄恩茹!”响亮的声音传上来 唔… 张怀瑾改主意了 确实是个傻子。

如是一来二去两人倒也熟捻起来。对张怀瑾来说 像是命运突然的偏爱,相似甚至相同的性格、爱好、思维方式… 这种特殊的默契令她安心。

“说什么快乐源泉之类的 你更像是我的光。”

“诶?!很奇特的比喻。”

“恩 … 大概就是 在黑暗中呆了很久终于有了安全感 可你突然放出光芒 让我了解到更多有趣的事 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即使失去黑暗的庇佑 也依然会不自觉的追寻着光源。”张怀瑾声音本来就好听 此时的轻声叙说 更是温柔的不像话

张怀瑾这个人才是真的很有问题吧!说起这种甜腻的情话来 怎么 … 怎么这么好听啊。黄恩茹红着脸把手里的鹅毛笔捏了又捏 还是要强装镇定
“你啊 分明就比我还适合做吟游诗人吧。”声音像是感受到了左胸腔内异常强烈的鼓动而颤抖着  不留情面的出卖她的心思。

“也许吧 不过应该是没这机会了 ”张怀瑾难能露出的负面情绪击碎小her的幻想 她动了动嘴 却不知该说点什么 是啊 她是禁锢在高塔中孤独的公主啊

是交谈的声音 张怀瑾走到窗旁。黄恩茹身边的女人比她高上一点 华丽的衣着 姣好的面容 讨女孩子欢心该是手到擒来。不过张怀瑾 没有那样的好心情。不多时 那人把目光移了过来 继而走开了。

张怀瑾还是看着她 不说话 等着黄恩茹跟她解释。

倒数第二天依旧没有睡到学姐【危险发言】

清晨起床洗漱的时候,芋圆迷迷糊糊趴到我脚边,我抱她起来蹭她软乎乎的小脸。可能闹得她不舒服了,小爪子扬起来想挠我

我去接你回来,你一下就去到床上去了。

“朝北的房间就是这点不好,大白天的,也总跟夜里一般暗。”我边开灯边说着

“你这一个人,倒也舒服。”你的语气有点羡慕

“哪能啊,就勉勉强强的过着呗。”我躺到你身边,面对天花板。灯光有些晃眼,余光瞥见一处污秽。心想着是要重刷一遍墙呢,还是铺层墙纸好

奇奇怪怪的摸鱼

无神的、凄惨的笑

关于你的我尽数还你,关于这段缘,一开始就没有被延续的必要

黄恩茹不去管后果,张怀瑾的泪,她承受不起
其实黄恩茹从来没有办法爱上张怀瑾

其实张怀瑾不会为黄恩茹掉一滴眼泪





其实谁 都一厢情愿

我觉得敲门这个举动关乎的是一个礼貌的问题
在已知对方是女生的情况下,你身为一名男性,即使是双方年龄差极大的情况下,你不敲门就进入女生的房间,还理直气壮的说三道四,你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心理呢
我觉得,你是一个成年人
如果我不说 你就意识不到问题,甚至我说了 你还是觉得无所谓这种态度,那就是你品格和素质的问题了
我祝你死无全尸😬

你看见我扑棱棱的翅膀了吗,它要带我飞到天上去了

“明天见”

心脏已经耐不住等待,要跳出胸膛  
来到你面前了

想要抓住十七岁的尾巴,拥有人生最后一场早恋~♡

这是一个置顶哦

也只是一个置顶

除此以外,它什么都不会是

很久之前的文前些天被翻出来
所以是个烂尾 勿喷

说起来有没有人教我怎么画分割线啊这样子可以吗

——————————————————————————————





酒 肆意的倾泻而下 是店里的醉生梦死

  她知道她在看 所以绝不认输 绝不回头。她怎么能敞开了自己告诉她 这辈子 你也都是我的软肋了。

同样的 她太想要哭一场 恰好借了这个机会罢。
她不是哭她是个女儿身 奈何她早有意中人。

  近十年驻守这黄沙茫茫 大家都是能如何安分便如何 。她第一次欢喜案子的发生 在这小客栈。烦归烦 至少 可再留几日陪她。总归还是没有料到 这些年的平衡 仅在短短几日内 破碎如斯。

  她尽找些荒唐的理由表明我爱他  于她却只字不提  若是 …  若是她能记得,她想。

  暗藏心意的歌谣被唱起  她没有忍住心动  可她只是笑  笑什么呢  笑她痴情?笑她不明真相?

  她说一句话都要瞧她一次一次  讲到动情处默默为她扇风  不知怀着什么样心情。
  总是这样的  她会在她说话的时候认真看她  她也喜欢说与她听的  幸得她不嫌弃。

  但她突然叙述了一个 她从不知晓的过去。她看她急切的寻那多年前来赴约的旧人。她好难过  也只是难过。

  她唯有隐晦的质疑她 你是不是弄错了 你心悦的 不该是那人。她等着她辩驳。

她心灰意冷 直到那句“搜身”将她唤醒。作为在场唯二的女性 自然只能她动手。

她灼灼地盯着她 可她不敢多看 搜索到钥匙便仓皇逃开。那种炙烈的眼神 像要把她焚烧殆尽 她怎么敢!

当她悉知十年苦等付之一炬 哭的梨花带雨 好不叫人心疼。她来不及庆幸 只想给她个拥抱。她偏避了开去 她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来到哥哥的房间。如若没有彼时你那副男孩模样 你我也不至今日。她贪恋的呼吸着她残留的气息 最后关头了  她果断不起来。
随箱子开启的“吱呀” 少女心思破碎的声音 无人知晓

人都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可随这香醇酒气 怎么只有越压抑不住的情感和愈冷的周遭。脑子里一遍遍全是她。她端着园扇 轻轻浅浅晃动几下 便将人的心魄摄去。如此妖孽。


“你叫什么名字?”

“有情,雪有情”白净的手递过胭脂来。

“雪有情?”很好 我记住你了
“爱将军。”她这样介绍自己“这大漠中的一切都属于我,记住了。”说着 收起了刀。你也不例外。

那时初入江湖 心高气傲。来人便如此扣开门锁 翩翩然走进她心里。

多方打听 她终于知道他开在荒漠里 独一家的客栈。

她首次到客栈时只有她在。
相顾无言许久 她点了十个包子 吃完就走 一言不发。

并不美好的“初遇”。此后 也不知两人是如何熟络起来的。再后来 她往这跑的 竟比军营都勤快了。


客栈夜里时常起风。风很大 还不时夹杂孩子的哭声 很是吓人。她会站起来告诉大家不要心急 其实只是对她一人的安慰。

在这种时候 她才会是她的定心丸 换来自己那一点点 虚妄的满足。

她会时常同她探听有情的消息 借着微醺搂她。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望着她双眸。沉浸万千星辰也不足以形容的绝色。那又怎样?缺了一抹月色。她固执的认为 她缺了她这颗映照星辰的月。

可她 没给她机会。


孤独身世解开了。她以为自己见到那人时会愤怒会发狂。没办法 她更见不得她 半点伤心难过。

冷漠的笑意 伪装起来甚是简单。她在笑 就什么都好了吧。

案子结了。也该到出兵西征的时候了 她想。